情感挽回

伊露缘情感挽回靠谱吗(男子花过万元欲挽回前女友)

来源: 网络  2021.11.25

苏州的小沈和女友分手了。放不下这段感情的他,在网络浏览收藏情感咨询、情感挽回分析的文章后,一个名为“幸福有方”的情感培训机构主动与其取得联系,对方声称能帮助小沈挽回前女友,成功率非常高。在导师的推荐下,小沈前后共花费11199元购买了金牌导师服务与“双向情感服务”(意为情感导师不仅会对小沈进行指导,还会直接对接其前女友)。但是在情感导师的指导下,他与前女友的关系并未得到缓和,反而彻底走向决裂。

进行了为期十多天的情感咨询后,小沈认为该机构在服务期间未提供实质有效的服务。9月20日,他向幸福有方平台提出终止服务并要求退款,随后在几个消费者投诉平台上发起投诉,至今双方仍没有达成沟通协商结果。

“金牌导师”:从199元到11000元

因与相识四年的前女友思琪(化名)分手,今年8月30日,小沈在知乎上浏览了几篇情感类的文章。就在当天,他收藏文章、私信一篇文章的博主后,收到几个陌生用户的私信,与其中一人进行了简单的交谈后,对方表示可以给他提供建议,称“挽回其实很简单”,并且提议用微信联系。

添加微信后,小沈才知道原来对方是“幸福有方”平台(广州月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情感顾问“晶晶老师”。晶晶老师称,她会帮小沈安排一个擅长处理这种情况的导师,但是要收取一定的费用,并且列出了99元的高级导师和199元的金牌导师供其选择。

由于金牌导师“在年龄资历和案例考核上都比高级导师丰富”,小沈填写了一份详细的“情感档案表”后,便付款199元购买了金牌导师的服务。第二天中午,小沈联系上金牌导师梁老师,对方在电话里询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并称当天上午公司已经开会讨论过小沈的案例,成功率很高,劝他不要放弃。

据小沈描述,随即梁老师向他介绍了价值5800元的单向服务和价值12800元的双向服务,声称最推荐后者,复联几率高达100%,挽回几率达90%以上,除了帮助挽回还有助于自我提升。小沈回忆:“我询问他是否有失败的案例,他表示失败案例都是客户隐瞒自身情况造成的。我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他说让我先付4000块定金,后来又表示帮我向财务砍价砍到11000块,但是这个低价仅限当天,我就问别人借了7000元。”

“幸福有方”平台界面。

咨询过程:写读书笔记、挽回信

付款后,小沈当天就添加了“高级情感导师”王老师,开始了为期大半个月的情感咨询。他向记者提到,在咨询过程中,王老师一共发给他三本电子书,让他读完后做读书笔记,称“你挽回的速度取决于你改变的速度”。这让小沈感到不解,他认为在这中间他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帮助,王老师所谓的服务就是让他自己看书。

“她前几天比较主动积极,会详细了解我的基本情况和个人状态,但是也没有给出太多建设性的指导。每次我问她应该怎么办,她多数时候只会反问‘假如你是咨询师你该怎么办’。后面很多时候就和我打十分钟电话,每天的安排都是她问我想干什么,却没有给过我相应的规划或者安排”,小沈对服务过程表示不满。

情感导师发给小沈几个文档。

小沈称,在此期间,王老师还向他推荐了一款10000元的原生家庭疗愈课程,声称能帮助其获得力量,假如不买的话很难挽回,但是他并没有接受。拒绝了王老师的“推销”后,小沈称感到对方的态度变得冷淡,从一开始随时都可以联系上,到后来却以“周末要休息”“要陪公公过生日”“辅导小孩写作业”等理由推托。

虽然王老师与小沈通过多次话,并且给予相关建议,但是无论是按照老师的要求编辑短信,还是用心经营各种社交软件“提升自己”,小沈与前女友思琪的关系没有任何缓和迹象。小沈还按照王老师的要求手写了一封挽回信,经王老师修改后当面交给了思琪,结果更糟: “她当时说送了信之后对方肯定会同意微信的好友申请,但是最后也没有加回来。”

双向服务:彻底了断的反效果

小沈购买的双向咨询服务还包含了导师直接对接其前女友的服务内容。小沈表示,在9月上旬与中旬,王老师曾两次联系思琪,自称是沈的心理咨询师,通过他填写的“紧急联系人”联系到她,希望可以和她针对小沈的情况沟通一下。

令小沈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两次联系之后,他与思琪的关系比原来更僵。在王老师与思琪对接前,虽然双方删除了微信,但是还可以正常发短信交流。经王老师直接进行“调解”后,思琪的态度发生明显变化,她在后续的见面中向小沈表示反感,认为他不尊重双方的隐私,还称王老师“讲的话都是鸡汤”,让他去核实王老师的咨询师资格,以免上当受骗。

“她以为我是一个幼稚、脆弱的人,为了一段感情要死要活”。至此,思琪拒绝与小沈再次见面,甚至断了短信联系。

其他案例:借花呗,一场空

据“幸福有方”公众号介绍,该平台服务项目包括心理咨询、情感修复、婚姻挽回、分离小三、恋爱挽回、双向咨询、家庭系统治疗等。平台宣称,目前它已经“用口碑影响了数十万人”、每天有收到感谢信和锦旗。

该平台自称,他们的导师本科以上学历,有心理咨询或情感行业专业技能证书,有五年以上行业经验或者个案咨询时长1000小时以上。在平台宣传中,列举了不少成功案例,比如“我是如何一步一步战胜高段位小三、赢回老公的心”“我成功挽回了坚决离开我的前任”。

在一篇名为“仅靠微信聊天,一个月成功挽回异地女友”的文章中,25岁的刘某被女友结束恋情,因为不舍,找到幸福有方。幸福有方王老师手把手教他开启和女朋友之间的联系,给刘某布置了“写信”作业,还教会刘某更多的“聊天话术”。文章称,经过一个月的指导,刘某和女友关系越来越好,成功挽回。

有些案例并没有该平台宣传的那么“幸运”。南都记者了解到,小沈的经历并不是个案,在多个投诉平台上也有一些相似的投诉案例。另一位幸福有方的消费客户小王告诉记者,她在导师的推荐下购买了万元以上的双向服务,此外还加购了一个3000元的原生家庭疗愈课程。但与她的最初意愿相背离的是:在服务期间,前男友陆续删除她所有的联系方式。

她抱怨称,一共接触了一位“助理”、三位“情感导师”,“全程让我自己看书,写挽回信,并未提供实质性的挽回情感的辅导。”

小王表示,在与导师的交流过程中,对方曾多次劝说她购买新的服务内容,“在我明确表明资金不允许的情况下让我借花呗甚至信用卡来进行消费,还有一次让我跟亲朋好友借钱”。为了购买双向服务以及后续的原生家庭疗愈课程,小王前后一共花费16499元,其中支付宝借花呗6700元。

退款困难:“从未有过全额退款案例”

付款两天后,小沈收到对方发过来的合同,这时他才看到合同条款的细节。小沈告诉记者,“当时正在跟王老师打电话,没想太多就签字了”。

小沈提供的合同截图显示,服务时间从8月底到9月底,乙方(广州月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服务期内为甲方(小沈)提供情感咨询及指导服务。服务期间,甲方必须如实向乙方反省自己内心的困惑、需要积极配合乙方指导、不得私自行动。甲方义务包括:如实提供信息,全力配合老师指导,以及必须严格履行服务协议约定,且按照约定支付相关的服务费用,否则乙方有权终止服务,且不退还收取的一切服务费用。但是在乙方的义务中,仅提到如甲方对服务不满意,可反馈至督导,由乙方的督导负责评估和处理。

在“违约责任”一项,合同称,甲方如遇不可抗力因素,可主动提出终止服务,并要求退还相应比例的款项;乙方没有提供服务并且单方面终止服务的,应按剩余服务天数退还相应比例的费用。除此之外,并没有因其他情形而申请退款的相关规定。

双方签订的合同内容。

9月20日,小沈向情感导师王老师以及督导申请终止服务并且要求全额退款,对方表示:可以终止服务,但不会退款,因为导师已经付出了劳动与服务。除此之外,小沈要求王老师出示其心理咨询师的证书时,对方表示“直接跟投诉专员沟通,我不需要向你证明”。

9月21日,小沈分别在1231黑猫投诉、聚投诉、消费保等平台上传凭证并且投诉。当天,督导联系小沈,称其在网上发布了很多不实言论,对公司造成了影响。23日,另一个督导负责与小沈对接协商退款,在询问了小沈为何对服务不满意以及他的意愿后,对方表示以前从未有过全额退款成功的案例。目前,双方并未达成一致意见。

平台回应:从未承诺百分百挽回

9月下旬,南都记者联系到幸福有方平台一位自称姓王的督导。王督导表示,平台做情感挽回,要了解双方感情问题出在哪里,尝试改善沟通模式;客户对这段感情的难受、难以割舍,平台作为中间人,想让被挽回方看见,并试图令关系回暖。她解释道,“感情这个问题,女朋友不要他,不是平台造成的,”合同上并没有承诺百分之百挽回,作为成年人应该知悉此风险。

王督导称,平台做了很多案例,肯定有成功率支撑,但有些人的确调整不了、挽回不了,平台会慢慢疏导客户放下,接受新的生活。

该人员向记者发来平台和当事人小沈的聊天记录,以此证明从8月底到9月中旬一直有服务和沟通记录。此外,上述人员给记者提供了幸福有方王老师的资质证书。记者发现,该证书显示为“婚姻家庭咨询师一级”,职业能力鉴定单位和发证单位为湖北省婚姻家庭研究会。

至于退款问题,该人员表示,可以协商沟通,但是平台已经服务他20天,不可能全额退款,“看他现在想通过第三方解决,我们只有尊重他”。9月28日,小沈告诉记者,自己同意协商,但也有个最低接受范围;该平台坚持只退10天的服务费用,他不能接受。

律师提醒:

谨防霸王条款,理性解决情感问题

“甲方严格履行服务协议约定,且按照约定支付相关服务费用,否则乙方有权终止指导服务,且所收取的一切服务费用不予退还”;“甲方如遇不可抗力因素(如自然灾害导致遭受经济危机等),可由甲方向乙方提出终止服务的申请……如情况属实,乙方同意扣除40%的分析策划、咨询服务调研等成本费用,可按实际剩余咨询天数,按比例退还甲方所支付的咨询费用”。

广东保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公益律师廖建勋告诉南都记者,以上关于权利义务、违约责任的合同条款内容,涉嫌构成“霸王条款”。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合同法》相关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如果单方面免除自己的责任或单方面加重另一方的负担,属于无效条款。上述条款有单方面减免自身责任、加重消费者负担之嫌。

廖律师表示,面对此类消费纠纷,消费者首先可以和涉事公司进行沟通,协商能否退还相应款项;另外,可以向消协等机构投诉,要求介入;最后还有一种途径是仲裁或提起诉讼。

廖建勋认为,情感方面的问题是非常私密、个性化的问题;建议遇到情感困惑的年轻人,可以向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或心理医生寻求帮助,他们提供的服务一般是单次付费模式,不会出现一次性要交很多钱的情况,相对来说消费会更理性些。

采写:实习生关星杨 南都记者马辉

标签:
相关文章

黑ICP备2021004727号 m.eduour.net